团市委学习《健全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规定》解读材料
发布时间:2018-04-27 16:08:42 编辑:管理员 来源:本站
 
文件资料  加入时间:2016/6/14 17:49:30     点击:633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健全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共33条,由六部分构成。虽然篇幅不长,但最大亮点是其具有非常强的科学性、可操作性及约束力,是深入推进法治中国、平安中国建设的一大重要举措。
    关键词:抓住关键少数
    真正把领导责任具体化制度化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关系到社会能否稳定和谐,人民能否安居乐业。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对于健全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提出了明确要求。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多次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切实承担起“促一方发展、保一方平安”的政治责任,明确并严格落实责任制,把确保公共安全工作成效作为衡量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的重要指标。
    《规定》着眼于将党中央重要战略部署和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指示精神转化为具体的制度安排和工作举措,对建立健全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作出全面规划设计,形成职责明确、奖惩分明、衔接配套、务实管用的责任体系,层层压实责任。
    “《规定》的主要内容和价值就在于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领导责任具体化制度化,为各级党委和政府保一方平安提供了制度保障。”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表示。
    《规定》共33条,由总则、责任内容、督促检查、表彰奖励、责任督导和追究、附则6部分构成。《规定》强调落实“属地管理”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明确各地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第一责任人,构建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综治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格局。
    《规定》明确了第一责任人,抓住了“关键少数”中的关键。“让党政主要负责同志知道自己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要承担的责任,一定会促使他们像重视经济工作那样,重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谢春涛说。
    关键词:坚持问题导向
    切实增强领导责任制的操作性 去年天津港发生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广东深圳光明新区发生特别重大滑坡事故,这些造成群死群伤的重特大案(事)件都不是发生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血的教训再次警醒我们:平安不会随着经济发展自然而然地到来。
    针对当前公共安全事件易发多发,维护公共安全任务繁重的情况,充分发挥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和政府主导作用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要确保领导干部高度重视、亲力亲为,推动形成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格局和生动局面。
    《规定》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应当建立完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管理责任制,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各项任务分解为若干具体目标,制定易于执行检查的措施。同时,完善述职制度,要求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有关领导干部将履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责任情况作为年度述职报告的重要内容。
    据了解,中央有关政策文件对综治领导责任制早有规定,但往往是原则性的要求比较多,具体的制度和程序安排比较少,无法适应当前深化平安建设、维护公共安全新形势新任务的需要。实践中,有的地方存在领导责任制实施难、一票否决难、整改落实难等问题。
    针对这些突出问题,《规定》着重在增强文件的操作性上下功夫,紧紧围绕谁来问责、问谁的责、怎么问责、什么情况下问责,进一步明确了责任主体和责任内容,规范了追责情形和方式,强化了督导检查措施,着力划出几条硬杠杠,设定几个硬程序,真正使铁规发力、禁令生威。
    中央政法委综治三室主任彭波表示,《规定》的出台,特别是采取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和一票否决等4种方式,以分台阶实施的方式解决一票否决权制应用难的问题,用真通报、真约谈、真督办、真问责解决整改落实难的问题。
    关键词:坚持奖惩并举
    积极激发领导干部的内生动力 《规定》的出台,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纳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评价考核内容,从明确目标管理责任制、签订综治责任书、年终总结和工作报告、开展专项督查、建立考核评价机制、强化考核结果运用、规范表彰奖励办法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把其纳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评价考核内容,与其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等挂钩。
    “这一措施,抓住了责任制的‘牛鼻子’,有着指挥棒的作用,如果得以落实,一定会促使各级党政主要领导抓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谢春涛表示。
    《规定》明确提出,要完善考核评价制度,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制定考核评价标准和指标体系,强化考核评价结果运用,把工作实绩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与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等挂钩,并推动建立健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实绩档案。
    《规定》还细化了责任督导和追究的情形和方式,明确了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进行责任督导和追究的6种情形,明确了按梯次进行通报、约谈、挂牌督办、一票否决、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多种责任督导、追究方式,明确了相应的实施主体和程序,明确了从重和从轻进行责任督导和追究的情形。
    在严格责任追究之外,《规定》还吸收一些省市的经验做法,把综治工作实绩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与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等挂起钩来。
    同时,《规定》专列一章,明确综治表彰奖励的部门权限、程序和方式,大力表彰奖励那些真抓实干、业绩突出的领导干部,努力形成正确的激励导向,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增强保一方平安的责任意识,真正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各项措施落实到基层。
    一、突出强调“关键少数”的综治领导责任
  《规定》明确,各地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第一责任人,这项工作干好了,要表彰奖励,干不好的,将通报、约谈甚至责令辞职、免职。
  中央政法委综治三室主任彭波认为,《规定》的出台,主要就是对建立健全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作出全面规划设计,努力形成职责明确、奖惩分明、衔接配套、务实管用的责任体系,层层压实责任。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说:“人们通常说,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他认为,让党政主要负责人知道自己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要承担的责任,一定会促使他们像重视经济工作那样,重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中央将党委“一把手”明确为第一责任人的还有反腐败工作,这表明,在宏观层面,中央把社会生态和政治生态放到了同样的高度,对社会治安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熊秋红认为,第一责任人即首要责任人,负首要和全面领导责任,直接责任人即第二责任人,负具体领导责任,加上领导班子其他成员负相应责任,《规定》确立了一种从上至下的责任体系,体现了全面责任原则,“这一原则有助于系统推动领导干部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形成合力,将各项治理措施落到实处”。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说:“《规定》的出台,对于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法治化,压实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维护一方稳定、确保一方平安’责任,对于增强风险意识和责任意识,促进各级提高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的能力水平,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是一项治本之策。” 
    二、综治工作挂钩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
  《规定》从明确目标管理责任制、签订综治责任书、年终总结和工作报告、开展专项督查、建立考核评价机制、强化考核结果运用、规范表彰奖励办法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
  例如,要求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有关领导干部将履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责任情况作为年度述职报告的重要内容。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制定考核评价标准和指标体系,强化考核评价结果运用,把工作实绩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与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等挂钩,并推动建立健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实绩档案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熊秋红说:“将考评结果与业绩评定、职务晋升、奖励惩处等挂钩则是为了解决以往‘奖惩难兑现’的问题,考评制度与各级党政领导的切身利益相挂钩,有助于其改变重发展、轻治安的政绩观,切实承担起应负的领导责任。”
  熊秋红认为,《规定》有针对性地提出实行目标管理责任制,层层签订责任书,逐级落实责任人,通过责任书对责任进行量化分解,做到人员到位、任务明确、责任清晰,也为后期的定量考核、评价奖惩提供了依据。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指出,以前奖励和惩处的力度都不够,奖励时,认为保一方平安是领导干部的本职工作,做好了是应该的;惩处时,认为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能因此一棍子打死。现在《规定》加大奖惩力度,既形成正确的激励导向,又防止领导干部不作为、踩红线。
  竹立家注意到,《规定》要求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履职情况作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年度述职报告的重要内容,“以前,党政领导班子述职很少涉及社会治安问题,提到也是一笔带过,现在要求作为重点进行阐述,不仅可以督促其做好这项工作,也便于上级机关进行检查”。
  与职务晋升挂钩,专家们坦言,这将是领导干部做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强大动力。“这抓住了责任制的牛鼻子,有着指挥棒的作用”,在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看来,该措施如果得以落实,一定会促使各级党政主要领导认真抓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
  熊秋红指出,《规定》明确追究责任的方式,包括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实施一票否决、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相比以往,《规定》增加了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惩处方式,加大了处罚力度,震慑作用明显。
    三、明确六种追责情形及相应追责方式
  按照《规定》,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违反本规定或者未能正确履行本规定所列职责,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进行责任督导和追究:
  (一)不重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平安建设,相关工作措施落实不力,本地区本系统本单位基层基础工作薄弱,治安秩序严重混乱的;
  (二)本地区本系统本单位在较短时间内连续发生重大刑事案件、群体性事件、公共安全事件的;
  (三)本地区本系统本单位发生特别重大刑事案件、群体性事件、公共安全事件的;
  (四)本地区本单位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平安建设)考核评价不合格、不达标的;
  (五)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社会治安重点地区和突出公共安全、治安问题等,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或者出现反弹的;
  (六)各级党委和政府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认为需要查究的其他事项。
  此次《规定》对责任督导和追究的情形、方式、实行主体、程序和后果等作出了操作性较强的规定。如明确了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进行责任督导和追究的6种情形;明确了通报、约谈、挂牌督办、一票否决、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多种责任督导、追究方式;明确了相应的实施主体和程序;明确了从重和从轻进行责任督导和追究的情形。
  中央政法委综治三室主任彭波介绍,此次规定的最大亮点就是以分台阶实施的方式,依次采取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和一票否决等四种方式来解决一票否决权制应用难的问题,用真通报、真约谈、真督办、真问责解决整改落实难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熊秋红指出,《规定》明确追究责任的方式,包括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实施一票否决、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相比以往,《规定》增加了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惩处方式,加大了处罚力度,震慑作用明显。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认为,下抓一级保证了责任督导和追究主体有足够的权威,能够解决领导责任制实施难的问题,真正落实责任督导和追究。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指出,“通过这种规范追责情形和方式,划出几条硬杠杠,设定几个硬程序,真正使铁规发力、禁令生威。”
    四、综治领导责任制为“中国梦”保驾护航
  《规定》明确,各级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有不重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平安建设等六种情形的,将严肃追究责任直至免职。
  这是首次以党内法规的形式明确领导责任,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问题的高度重视。在内容上,明确定位各级党委、政府、各部门的角色,明确提出“各地党政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分管负责人是直接责任人”等,对推动责任落实、助推平安中国建设以及保障实现“四个全面”、确保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等,都可谓意义重大。
  《规定》还明确了通报、约谈、挂牌督办、一票否决、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等多种责任督导、追究方式。这些责任追究并没有仅停留在简单规定上,每项都有具体详细的规定。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核心在地方领导,尤其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抓住领导这个“牛鼻子”或者“关键少数”,分明奖惩,细化责任,事前做好维权疏导,事后做好调查处理和问责,则相信维护好社会治安、为公众提供良好的生活栖居环境、助推实现“中国梦”,将不再是空话和难事。
    五、社会治安为何与反腐一样要拿“一把手”说事
  《规定》明确,各地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第一责任人,这项工作干好了,要表彰奖励,干不好的,将通报、约谈甚至责令辞职、免职。
  社会治安没抓好,就如同反腐倡廉没抓好一样,都要拿“一把手”说事,这种上升为党内法规的新动向值得大加关注。尽管此前也规定过“一把手”的综治维稳责任,但此番规定之细致、之严格,却是大为不同。
  为什么会如此?
  社会生态与政治生态一样,面临着重构的问题。当前,反对暴力恐怖和维护政治安全、金融安全、网络安全、公共安全等五大领域存在风险,城市社会治理面临安全挑战。而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对于社会结构、阶层、理念的变化均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都表明,需要对社会生态来一次重构,需要全面谋划社会生态建设与发展。
  社会治安关乎百姓民生,安全感是人民群众的基本民生需求。生命、财产都是人们最为关注的。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人们生命财产的安全,社会治安显得十分重要,传统的黑恶犯罪、两抢一盗等犯罪顽疾仍然需要下大力治理,而电信诈骗、网络犯罪、涉众性经济犯罪等日趋严重,同样需要加强整治。
  当前一些地方存在着重经济、轻社会的现象。一些领导干部注重政绩工程和有形的建设,而轻视社会的管理和民生的需求。有的地方往往一条路就可以投资多少亿,而花在治安方面的投入甚至连几百万都舍不得,往往是出了事再去摆平,即所谓的花钱买平安,从而导致一些地方养成了控制型的维稳模式,缺乏源头防范。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一项系统的民生工程,牵涉到方方面面,单独靠哪一个方面是无法完成的,需要从建设到预防、打击、整治、教育、法治等等各个方面来系统推进,而这样的系统推进,需要“一把手”的重视,而不仅仅是靠政法综治部门。